明思律谈(原创文章)
《流浪地球》——一部科幻的刑法教材大片

近期,由刘慈欣小说改编的科幻电影《流浪地球》引起了各界的关注。这部被誉为开启了“中国科幻电影元年”的史诗巨作除了拥有绝佳的剧情、炫目的特效,还因其对人类未来的关注引发人们的讨论。

流浪地球将剧情设定为不久的将来,被视作永恒象征的太阳因衰老开始膨胀,地球面临被太阳吞没的灭顶之灾。为了逃离太阳系寻找适合生存的地方,人类通过建造行星发动机的方式带着地球开始了时间跨度长达2500年的流浪之旅。

当地球的环境发生变化,人类的社会秩序自然也经历着重新洗牌,作为社会上层建筑的法律制度,自然也不会一成不变。如果将眼光从宏大的宇宙叙事中回归现实,关注其中的刑法学问题,细心的读者也许会发现,《流浪地球》也许是一部科幻的刑法教材大片。

一、《流浪地球法》与刑法的关系

人类历史上从未出现过太阳膨胀,带着地球逃亡的事件。唯一与“流浪地球”时代相似的,可能是人类的战争时期。自人类形成群体,因利益纠纷而划分敌我开始,战争的阴霾便挥之不去。对于战争,中国人自然不会感到陌生。从远古时期炎黄与蚩尤的涿鹿大战,到春秋战国时期的七国争霸,再到抗日战争与国共内战,都是中国历史无法忘却的一部分。

“战争时期无法律”并非意味着战争时期没有任何法律的约束,而是指出于战争时期社会动员与资源调配的需要,停止部分法律的适用并创设特殊时期的法律。以国共内战时期国民政府制定的《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为例,其主要内容即规定“总统在动员戡乱时期,为避免国家或人民遭遇紧急危难,或应付财政经济上重大变故,得经行政院会议之决议,为紧急处分,不受《宪法》第39条或第43条所规定程序之限制。”,实质上赋予了总统在紧急情况下不受现行法律约束、随机应变的权力。

《流浪地球法》当然不是所谓的戡乱时期条款,但他也确实赋予了联合政府高于一切的权力。《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属于民国宪法的附属条款,而《流浪地球法》无疑是人类“在流浪时期的宪法”。作为根本大法,其法律效力显然高于包括刑法、刑事诉讼法在内的普通法律。这意味着,刑法的规定若与地球流浪法冲突,则刑法条款无效或不能使用。

以电影中联合政府未经行政征收或司法程序便征用刘启的汽车为例,在现代社会可能构成滥用职权罪。但由于《流浪地球法》赋予联合政府在紧急的情况下征用公民财产的权力,联合政府的该行为不受刑法滥用职权条款的限制,不构成犯罪。《流浪地球法》将人类基因的延续作为文明最重要的价值,在此情况下,人类生存这一客体高于以汽车为代表的私人财产所有权。当两者相冲突时,《流浪地球法》毫不犹豫地坚持了人类生存至上的原则,赋予联合政府在紧急情况下征用一切人员、财产的权力。

值得注意的是,《流浪地球法》的存在确定了人类生存至上原则,但并不意味着刑法的消失。实际上,在非紧急时期、在北京地下城的万家灯火中,仍然需要刑法的存在。盗窃罪、故意伤害罪、贪污罪、受贿罪……这些人类历史上古老的犯罪,在孤独流浪的星球中,仍会继续存在。不过,由于资源的紧缺,刑事审判的流程也会适当简化。在现代社会一年半载都结束不了的案件,流浪时期的刑事法庭三五天即可得出裁决。

二、电影的角色们该当何罪?

《流浪地球》讲述了一个可歌可泣的流浪故事,场面宏大壮观、剧情跌宕起伏。但电影毕竟是艺术性的叙事,若深究起来,里面的一众主角配角们可能都得蹲局子。?

1、一哥雷,犯伪造身份证件罪,判处监视劳教三年。电影中的雷佳音属于地下城中的黑社会,是个狠角色。雷佳音显然赞同“所有赚钱的方法都写在刑法里”这生财之道,通过帮别人伪造身份证的方式赚钱,收费不菲。参照我国刑法第280条的规,伪造、买卖身份证件的,构成伪造身份证件罪。

考虑到地下城的人口流动管理森严,其法律对伪造身份证行为的处罚应该不会轻于现代社会,雷佳音要是一朝东窗事发,恐难逃牢狱之灾。不过,考虑到地下城人多地少不适合建造大量监狱,且需要调动一切人力资源支撑地球的流浪计划,同时防止雷佳音逃跑,判处其监视劳动三年应是一个合理的选择。值得一提的是,要是“流浪地球”也有扫黑除恶,雷饰角恐怕就不是监视劳教三年那么简单的。

2、刘培强,犯战时违抗命令罪,判处开除军籍终身监禁。刘培强作为联合政府军的中校军官,多次违抗联合政府的命令,并毁坏了联合政府指派监督流浪地球计划的机器人莫斯,造成人类可能灭亡的重大危险,构成战时(或流浪时)违抗命令罪。

但讽刺的是,正是刘培强自带圣母光环的行为拯救了地球上的大部分人类。如果《流浪地球法》规定了特赦制度,也许刘培强能够重获自由。?

3、刘启,犯伪造身份证件罪,情节轻微不予追究刑事责任。根据刑法第280条的规定,不仅伪造、销售身份证的行为构成犯罪,购买伪造的身份证的行为也触犯了刑律,构成买卖身份证罪。不过,考虑到刘启其年纪尚小且为初犯,可不认为是犯罪。况且,刘启等人拯救了地球,虽说在法律上“功不抵罪”,但足可对其网开一面。

三、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建立与叛国罪的消失

在国家仍是国际政治的基本组成单位时,背叛国家的行为总是会被认为构成犯罪。根据我国刑法第102条的规定,“勾结外国,危害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权、领土完整和安全的,处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不同国家对叛国罪的定义并不一致,西方国家可能把间谍等犯罪也纳入叛国罪行列。以维基解密的创私人阿桑奇为例,即因为刺探并泄露国家核心机密被美国政府以间谍罪等罪名进行通缉。?

《流浪地球》中国家的概念消亡,人类成立了联合政府。没有了国家,也就没有了背叛的对象,叛国罪也就不复存在。实际上,即便不是世界末日,国家消亡的概念也早已为世人所熟知。在经济全球化的影响下,人类的流动性加强,对国家的依附关系不断降低。近年来,以比特币等去中心化(发行主体并非政府或金融机构)虚拟货币的出现,引起了部分人对世界公民的想象,也引起了更多的人对国家消亡担忧。但是,另一方面,随着英国脱欧运动的开展,人类全球化的进程也在局部出现了逆向发展。不管如何,在可预见的历史时期内,国家不会消亡,绝大部分人仍会称自己为“某国人”?

四、安乐死,一个永恒的刑法命题

?《流浪地球》中,得知妻子身患绝症救治无望后,刘培强考虑到进入地下城的名额有限放弃了妻子的治疗,涉嫌构成遗弃罪。当然,由于地下城的进入采取抽签原则,意味着必然有家庭成员因无资格进入地下城而被遗弃。由于此种特殊情况的存在,联合国军不会贸然将此种情形下的遗弃视作犯罪处理。

但是,如果在妻子未死亡前,刘培强为减少妻子的痛苦为其实施“安乐死”手术,则有可能构成故意杀人罪。一般将安乐死理解为对病人停止治疗或使用药物使其无痛苦地死去。我国法律并不支持安乐死。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陕西人王某的母亲因绝症入危,异常痛苦。作为儿子的王某不愿看到母亲受苦,请求医生对其母实施了安乐死,王某与医生都被指控构成故意杀人罪,引起广泛争议。

人是否可以放弃自己的生命?或者进一步追问,人在罹患绝症、身心俱伤的极端情况下能否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他人又能否施以援手?这不仅是刑法学面临的课题,而是人类这个物种不得不面对的永恒哲学课题。

《流浪地球》与《三体》、《球状闪电》等作品,构建了刘慈欣的科幻世界。这个想象的世界,不仅引起人们对未来科技发展的思考,也初步形成了所谓的“宇宙伦理学”。在一个不断变化的宇宙,当今天无法抵达的时空距离不再遥远时,人与人之间该如何相处,人这个物种如何延续下去,人类又将如何认识自己的价值?科学与人文,终将殊途同归。

发布时间:2019/02/14 文章作者:明思刑民交叉团队
声明: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珠江西路17号广晟国际大厦3801-03室

电话: 020-83277990

传真:020-83277008

邮编:510623

邮箱:mingsi1705@163.com

Copyright 2016 365bet体育投注吧_365bet足球场_365bet官网-皇恩靠谱 版权所有 粤ICP备19106302号-1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